中華民國101年2月28日創刊
今日訪客人數:749430
中華民國109年10月26日 星期一 12:54 ● 回首頁 ● 會員專區      總裁兼社長:鍾百城 副總裁:陳旺彬 副社長:陳順龍 法律顧問:張進豐
台灣城鄉圖誌
我的草綠服軍旅回憶錄 --全國報系(全國電子報)
2020年05月09日
 
 
 
  我 的 草 綠 服  
 
 
 
 
軍  旅  回  憶  錄
 
 
 
 
                                           
文:正雲 警大校友(86年畢)
 
偶爾在路上看到軍職人員著迷彩服,神采奕奕,一種活力及紀律的展現,但曾短暫入伍的我,卻能體會,那一身戎裝背後的堅辛及忍耐。
 
一切都要從民國八十二年說起,那個年代離現今近三十年,是個股市活絡,但物價尚低,印象中一包科學麵三元或五元的時代,房價不高,但利率很高的年代。在那個年代,軍公教不算是個令人稱羨的行業,通常是來自中南部的孩子,才會選擇,通常考量其就學期間無需負擔學費,且日後的就業穩定,絕大部分都跟現在社會狀況有很大的差異。
 
在那個的時代,就一個生活在中南部的高中生而言,由於生活經驗不多,其實也不知道未來走什麼路。而我只是在高中時參加社團時,認識一個於中央警官學校(現稱中央警察大學)的學長,覺得他好像生活過愜意,且又免服義務役二年,因此,在高中畢業後,沒有太大的思索,也不徵詢家人的意見下,決定就讀中央警察大學。
 
雖說是大學,但那個時候,一切似乎跟想像的不一樣,民國八十二年的八月,我告別了家人,隻身搭著火車,再轉搭公車,來到桃園龜山的中央警官學校報到,學校看起來簡單莊嚴,但學校隊職官及實習幹部,卻讓人有種軍事風格,在短暫的一週,理成平頭,每天的基本教練後,當我還在疑惑怎麼從警需要接受這些訓練時。某一天的凌晨,學校用大巴士,把我們這一群人從桃園載到高雄鳳山,告訴大家,所有警官學校的學生,要在位於高雄鳳山的陸軍官校完成三個月的入伍訓,希望大家能夠安然渡過,變成誠園(中央警官學校)的一員,三個月後會再派大巴來接大家,請大家珍重再見。
 
陸軍官校校地比警官學校大上很多,於當天我被分配到入一連,在這一天穿上我人生中第一次草綠服,入一連是最接近大門的連隊,一棟三層樓的棗紅色逼築,中庭有一台我入伍三個月從未投過的販賣機,據說離福利社也很近,但入伍生根本沒機會去。跟我同班的,是三軍十一校的學生,有陸、海、空軍及中正理工、國防醫學院、國防學院,在這個普遍由軍職人員組成的隊伍裡,身為警官學校的學生難免容易被注意,在這裡別人叫我們阿Sir,不過在這,被叫阿Sir的時候,通常都不會是好事。
 
在這三個月裡,因為是入伍訓,人生中領悟到,原來衣服會因為流汗過多,而出現白色的結晶在衣服上,在陸軍官校,我的草綠服背後常有白色的鹽漬,在高雄的夏天,溫度每天都超過三十度,一身草綠色,戴鋼盔,頭上插草的偽裝,每天滿滿的打野外,才發覺陸官真的非常的大,有好多的山頭,那時候能坐下來,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常常是一沾到椅子就有忍不住睡意,這對於我是從未有的經驗。
 
雖然入一連離大門很近,但曾經於民國七、八十年服役的人都知道,要放假沒那麼容易,一開始只是墾親會,就是親友到營區來,入伍生不能出營區,還得著草綠服,等到一個月後,才有真正放假的時候,而且也只是短短的一天,星期天的早上,要著草綠服放假,但皮鞋不亮、銅環沒擦等小事,就會讓你晚好個小時放假,或根本就出不去。而放假後當天晚上九點半收假,都安排著滿滿的收心操等著你,讓你想放假,但又擔心收心操的兩難心境。
 
關關難過,關關過,那時候一起入伍的人都年輕,年輕雖然沒有什麼準備,但也同時沒有太多的預設,雖然日子很苦,但看著別人過的下去,自己也是覺得生活本該如此,因此,在感覺非常漫長三個月的草綠服生涯裡,在震撼教育、攻山頭、山頭的機槍陣陣作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道,手搭著前面的班兵,一起衝上山頭,完成了最後的訓練,隔天把草綠服繳回去,渡過我人生中最瘦也體力最充沛的三個月。
 
後來再回到警官學校受訓,雖然大一時還是有點軍事管理的風格,不過可能是因為從陸軍官校結訓,相對於陸官,警官學校的一切就變得容易多了。
 
當年紀漸長,有時夜深人靜時,回想當年入伍的情形,雖然當初心底一直覺得既然是警職人員,為何還會去陸軍官校受入伍訓,但回想過來,就像古語「少年得志大不幸」,年輕時多一種歷練或遇到困難,實際上對於日後工作的適應,是正面的,也是這種的過程,會讓人有生活及工作漸入佳境之感。
 
穿草綠服的時間很短,不過它到來在我只有十八歲的時候,因為年輕,咬咬牙忍一忍,就過了,反而成了日後工作的養分,和現在未曾受過軍事訓練的人來說,或許多了一種過團體工作的適應能力。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雖然已脫下草綠服很多年了,但曾經發生的故事及造成的影響、領悟,不思量,自難忘。
 
 
 
 
 
工商焦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