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1年2月28日創刊
今日訪客人數:731557
中華民國1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08:09 ● 回首頁 ● 會員專區      總裁兼社長:鍾百城 副總裁:陳旺彬 副社長:陳順龍 法律顧問:張進豐
台灣城鄉圖誌
萧红与(韩)朴景利作品中女性生命意识创作之比较 --全國報系(全國電子報)
2020年01月29日
 
萧红与(韩)朴景利作品中
 
女性 生命 意识 创作 之比较
 
 
 
作者:安宣玟(蘭州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本文通过深入探讨20世纪现当代两国优秀的小说家萧红与(韩)朴景利的人生阅历与创作的关系来解读这段历史对人类的文明与野蛮具有非常重大意义。
 
我认为中韩两国现当代文学创作比较研究具有很多相似性和可比性。萧红与(韩)朴景利是中韩现代文学史上著名女作家,而且他们的人生阅历与创作轨迹因国家历史命运的命运多桀对作家的创作作品在各自国家文学史中特别是女性文学史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
本文以萧红与(韩)朴景利创作的作品《生死场》与《土地》,以反映民族、国家、阶级、女性的觉醒为主题,从作家亲身经历以及女性悲剧创作的角度契入,运用比较研究的方法,全面深入概括和分析中韩两国两位女作家的人生阅历与创作发展轨迹、历史命运、时代贡献及其彼此的异同之处,为目前创作和研究现当代女性文学作品研究提供借鉴和启迪。
 
全文分绪论、正文和结语三大部分。绪论:主要对选题原因、研究对象、研究方法以及相关概念、创作的价值给予介绍同时还对女性文学研究现状、论文的写作意图和具体内容框架进行梳理。
 
第一章:主要从两作家生存背景与创作轨迹之比较文学做了梳理。它包括了以下三个方面:一是从整体性角度进行梳理。中韩女性文学观念的变迁和女性意识彰显,第一节:两作家生存背景与个性差异。第二节、无法寻求的家园之梦与共契性。第三节、女性身份背景下的生存与创作从历史和社会变革、爱情和婚姻、人生关怀角度契入,并由此揭示两作家生存背景的异同悲剧及其相关创作轨迹特点。第二章:两作家的文学属性。第一节:两作家战争状态下的女性意识。第二节:萧红:来自另一性别的野蛮虐待。第三节:朴景利:对人性“反常态”的揭示
主要考察萧红与朴景利两位中韩作家的性别观念和苦难意识。具体围绕女性悲剧的生态环境、民众苦难的真实书写、民族灵魂的深入探索三方面展开,它揭示了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的非正常的社会环境下,社会底层弱势群体尤其是女性的苦难生活及其悲剧命运。第三节:两作家创作对象、主题发掘之比较。第一节:悲剧的人生与女性悲剧意识的创作;第二节:萧红:从《生死场》中“王婆”形象看女性生命观;第三节:朴景利:从《土地》中“风顺”形象看女性生命观。主要探讨萧红与姜敬爱两位中韩作家的形象塑造。两者都是乡土农村中艰苦环境中悲惨命运的女性、对旧道德旧礼教反抗而斗争的女性。唯一不同是萧红笔下的王婆没有意识觉醒。而朴景利笔下的丰顺接受新式教育,却也无法逃避封建遗留的思想的压迫和摧残。它集中地体现了当时的女性命运多桀是对主题的一种鲜明阐释。第四章:两作家创作代表作品之比较。第一节:萧红:《生死场》人类文明与野蛮;第二节:朴景利:《土地》人性之爱的救赎;第三节:《生死场》与《土地》女性生存境遇之比较;
主要分析萧红与朴景利两位中韩作家作品中作品之比较。《土地》通过爱情和信任、贪婪和背叛以及复仇的过程,反映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朝鲜的“真相”。由此看来,《土地》中人物之间的矛盾和爱憎关系,比其它历史小说的结构更加严谨、充实。萧红的《生死场》描写了“九·一八”事变前后,哈尔滨近郊的一个偏僻村庄发生的恩恩怨怨以及村民抗日的故事,字里行间描摹着中国人于生的坚强与死的挣扎。从这样角度展开对彼此异同的比较分析,从中触摸探讨她们独特艺术风格并探寻其艺术成因女性悲惨的一生首先是从她们幻灭的爱情开始的。也一再描绘妇女的深重苦难。女性的命运一直是她创作关注的中心。两位作家是真正写出了女性生存真相和女性心声,并呼喊着女性的个人价值和尊严的女作家。第五章:两位女作家时代、女性关怀与女性创作;第一节:作家被时代侵袭与原态写作的回归;
第二节:“被虐”与“虐人”的双重生死观;第三节:女性生存悲剧与生命力量。女性的悲剧命运还体现在男性文化中心对女性的压制与虐待上。在她们的小说里,触目惊心地描绘了女性的生存状况。这是两作家对自身弱点的反省,也是对女性性别弱点和生存状态的思考。在一个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女性要想依靠自身的力量奋斗来实现自身的价值是相当困难的,这其中包含着自身与社会的复杂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两作家作为一个有生命意识的女性作家,一直都在与命运抗争。她们的作品不仅体现着作家对女性的悲惨命运的悲哀、同情和愤怒,更“是要唤醒人们对于女性命运的认识,消解男性权威,进而企盼着男女平等。” 的女权主义思想。 
 结语:萧红与朴景利作为觉醒的女性,在登上文坛的初始,便自觉地站到了女性书写的位置上来,他们描绘妇女的深重苦难。女性的命运一直是她们创作关注的中心。两位作家是真正写出了女性生存真相和女性心声,并呼喊着女性的个人价值和尊严的女作家。唯一不同的是朴景利 更关注女性精神方面的孤独和苦痛。萧红更注重女性身体方面的主要是来自男人的奴役与伤害,在萧红看来,这是千百年来男权文化统治的结果。除了在前面论述的基础上,进而对萧红与朴景利两位中韩作家的文学成就、历史局限和历史及现实意义进行简要的归纳和總結。
 
論文全文網址:                                                         
 
 
 
工商焦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