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1年2月28日創刊
今日訪客人數:1009107
中華民國1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11:51 ● 回首頁 ● 會員專區      總裁兼社長:鍾百城 副總裁:陳旺彬 副社長:陳順龍 法律顧問:張進豐
ASI生存概念
這裡是內布拉斯加7號電台-末日之戰啟示錄 --全國報系(全國電子報)
2020年01月06日
 
這裡是內布拉斯加7號電台
 
 
末日之戰啟示錄
 
 
 
電影用一種早安地球的方式開場,隨著廣播電台的晨間快報,畫面帶到海岸晨光,雲影變化,大都會夕陽,野鳥飛翔,美麗的鄉間小屋,繁忙的地鐵出入人群。廣播開始報導禽流感,二氧化碳排放量急速升高,海豚不明原因的集體擱淺...
中間穿插記者訪問權威人士
問:就您所知有什麼實質性的威脅嗎?
權威人士:完全沒有
 
在六級警戒下,世界衛生組織向政府提出行動方針;在此同時,脫口秀的主持人稱讚來賓的襪子真可愛。
 
而政府則回應世界衛生組織在當前情況下,發布旅遊限制聲明的可能性不大。
 
加來道雄:這讓人覺得不安,他們既不是物理學家也不是工程師,他們覺得它自己會銷聲匿跡,他們以為自己活在美好的平行時空裡面吧?(They live in a fantasy parallel universe.)
 
最後一則廣播:(目擊者的聲音)騎在那個人的身上,毆打他,那個人在流血...記者:感染者發出怒吼,並繼續對被害者進行撕咬,保守估計英國有15000例,目前不知道該病是否蔓延,事態仍在變化...監察團成員:由於如此多的市民受到威脅,我們不能...政府要我們離開,並試圖說服媒體不要介入...
 
由此,進入了World War Z
 
「我到過很多危險的地方,從中得到一個心得,移動才能生存」-前聯合國調查員藍恩·傑瑞
 
在災難,戰亂,瘟疫,暴動爆發時,危險是呈現擴散狀態的,你不知道下一刻這裡會怎麼樣,同時資源也會耗竭,因此必須隨時保持移動,並在移動時校正生存模式。
 
聯合國副秘書長:「總統死了,六個參謀長死了四個,副總統失蹤了。報導稱首都的街道發生槍戰,政黨陷入一陣混亂。大城市更糟。營養不良、飲用水被污染,沒有可供過冬或交通運輸的燃料,沒有子彈作戰,而且這種病已經擴散至全世界。」
 
關鍵字:
緊急應變小組(Emergency  Response Team)
 
續政計畫(Continuity of Government Plan)
 
指定倖存者(Designated survivor)
 
「指定倖存者」是冷戰期間因為擔心總統等高級領導人遭遇核打擊而設置的。指定倖存者,留守在某個沒有透露的安全地點,以防萬一(一般會在華府以外)。若華府遭到襲擊導致所有政府官員死亡,「指定倖存者」將會擔任總統職務。
 
一旦美國遭遇重大災變(核彈攻擊,外星攻擊,任何嚴重滅國攻擊),即啟動續政計畫。
 
總統維安團隊的組成與運作,不可能如白宮末日動作電影這麼平面且簡單就單點突破,理想的ERT編制是好幾組的人力編制,除了現場執勤人員,白宮以及營區裡面還有為數眾多的軍警特勤人員組成的火網與救援團隊。
 
而ERT的養成教育,更是貫徹紅隊測試與第十人理論(美國的教案為了和以色列區隔,叫做第九人理論,但是原理相同)都是由一個/組人負責推翻並且給予常態例行公事的執勤人員,完全想不到的攻擊與突破,藉以驗證真實情況的弱點,並予以補強。同時還會有這幾組人都想不到的人,給予更高層級,更高程度的打擊與壓力測試。
 
而聯合國副秘書長的陳述,表示劇中美國政府已接近瓦解狀態,政府要員不是戰死就是失蹤,而由職級上毫無關係的聯合國副秘書長來勉強接手美國政府的行政工作。
 
被監禁的前CIA探員,聽到傑瑞藍恩自報陣營:聯合國調查員,冷笑嘲諷是否要唱國際歌,但是提供了以色列在防疫上的重要情報。徒手把牙齒拔掉的一幕,似乎意味著自己無意傷害他人(這樣變成喪屍就無法咬人,同時可以徒手兩指拔牙,這是何等的大力氣)
 
Gray man
 
混亂超商內的灰色帽T藥劑師,韓福瑞營的黑色軍人,都是在關鍵時刻伸出援手的陌生人。也是Gray man概念隱匿生存原則的體現。
 
喪屍與無政府狀態
 
CHAOS
 
Introduce a little anarchy. Upset the established order, and everything becomes chaos. I’m an agent of chaos. Oh, and you know the thing about chaos? It’s fair!-Joker
 
風險社會的第二現代,國家建立的各種制度則為人類的安全提供了保護。但是無論是何種政策取向的制度,其自身帶來了另外一種風險,即運轉失靈的風險,從而使風險的“制度化”轉變成“制度化”風險。而這恰恰如小丑說的CHAOS,帶來了公平(因為災難面前人人平等,總統與參謀總長陣亡,反而路邊流浪漢與體弱者逃過病毒肆虐與暴民)由此讓我們思考:末日生存與反脆弱“Antifragile”-多樣性、多維、低科技依賴,才是生存重點。
 
電影的主題曲,則是反向說明這個道理。
 
The 2nd Law: Isolated System (第二定律: 孤立的系統) 歌詞
 
In an isolated system, entropy can only increase 
歌詞大意: 在一個孤立的系統,只能增加熵
 
熵(entropy)在《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的條目中「the degree of disorder or uncertainty in a system」
 
Entropy is the general trend of the universe toward death and disorder.
— James R. Newman
 
末日之戰,寫實而不血腥的,將災難事件,從個人角度到國際政府角度,都做了描寫與思考。 小說《末日之戰》採用一種全球視野與關懷,用偽紀錄片口述歷史的方式,採訪世界各地的倖存者,展現作者全方面的知性理解,同時工作手冊《末日關鍵求生術: 戰鬥知識與技能》也是一本從技術到人性層面都非常精采務實的作品。
 
這裡是內布拉斯加7號電台
 
美國的廣播通訊網絡非常的發達,民用廣播通訊在交通與救災上非常的重要。在內布拉斯加州這樣比較荒野的州都有自發性的民團組成互助組織,表示民間力量開始發揮作用。
 
美國的民族性與民兵傳統,讓他們在面對危險與威脅時,具有軍警與安全防護專長的人,會很主動的站出來並自發性的分工,一種是拿起武器投入戰鬥,另外一種是掩護老弱婦孺與非戰鬥人員到安全地帶的人。自主民團與小社群互助組織,則是反熵與求生存的關鍵:ONE MAN ARMY的精神深植人心,一個典型的美國人本身就是一個軍人,一個戰士。成為一個自發民兵的同時,他就是一個自由人。
 
當可控制的災難發生時(不會讓您的貨幣失效,糧食與飲水的供應斷絕的災難,都算在可控制的災難)
 
如果當地政府與執勤單位還能運作時,義警民防守望相助隊後備軍人將扮演重要的安定人心的角色(因為這些協勤民力本身都是當地人甚至是當地頭人,當他們還在,還沒逃跑或陣亡,表示危險的狀況是可控制的。)而雖然指揮交通與巡邏勤務的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仍有重要的民政與治安效果(表示當地已經從災變的狀況鎮定且控制下來,而民眾也願意<願意很重要,願意是政治正當性的一切基礎>政治學的正當性,東海大學馬立引老師做了很精采的解釋:被統治者願意接受統治者的統治)
 
當不可控制的災難發生時(意即貨幣失效,連以物易物的交換基礎亦不復存在,而糧食飲水已經斷絕,自發或外加的社會控制都解體了)
 
這時候個人加入親族(宗親會)的堡壘村寨土樓等等,是人類社會組成的最小可能單位(在小就是個人了,那就是顛沛流離的徒步求生,等下會稍微講到,但那時生死懸於一線,沒有民團了。而親族的最小可能單位是因為牽涉到基本的分工互助生存機能)
 
在那時候,所有的人都得是民團,站崗守望,巡邏,避免任何外人生面孔(這時候暴力劫掠已經是常態,人跟人之間已經準備進入霍布斯世界)進入堡壘村寨土樓。並確保糧食飲水的取得,以盡可能維繫團體生存。
 
再更慘的情況,最小單位民團也瓦解了
 
這時候靜默小心的移動與生存,避免與任何人類有接觸或互動,在這種情況下,人性的基礎已經瓦解了,人復歸於人類,秉持生存意志而移動與覓食,不要讓自己成為他人的犧牲品或者物資補充!(試想這時候一個穿著全副武裝,一副很有精神且營養充足的人出現在這個霍布斯世界,他會有什麼下場?)
 
“This isn’t the end. Not even close. We bought ourselves some time, and it’s given us a chance.
If you can fight, fight. Help each other. Be prepared for anything. The war has just begun."
 
 
 
 
 
工商焦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