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1年2月28日創刊
今日訪客人數:949113
中華民國109年10月29日 星期四 15:23 ● 回首頁 ● 會員專區      總裁兼社長:鍾百城 副總裁:陳旺彬 副社長:陳順龍 法律顧問:張進豐
台灣城鄉圖誌
黑鷹直昇機 飛安事故 的建言 --全國報系(全國電子報)
2020年01月03日
 
  黑 鷹 直 昇 機 
 
 
飛安事故建言
 
 
 
 
作者:Casey Chao
 
1月2日發生的墜機事件,固然是件痛失英才,舉國含悲的不幸;但除了背後原因必須靜待調查,不應隨便臆測外,從國家重大資源的分配,建軍備戰的觀念等面向,在經歷此一重創後,似乎都有再行思考改進的必要。
 
首先,這批直升機是陸軍建案採購的;但先是在馬前總統任內,把15架黑鷹「借」給空勤總隊,等戰時再由陸軍收回。接著又是馮前部長,要陸航把新購的UH-60「移撥」給空軍,用來取代S-70C。
 
這種在「特定軍種依照需求」建案後,卻因「非相關專業」的長官要求,而把「需要龐大後勤支援」的重要資產,分割給「其他任務屬性不同」單位的作法,是合理的嗎?
 
再來,陸軍技術(Army Technology)網站早在2013年5月就有報導,美國陸軍為那些進行醫療後送(MEDEVAC)的黑鷹直升機(無論是已經加入現役或是新生產的),添購所謂的醫療任務感測儀(MMS):這套獲得美軍認證的Talon熱影像儀,是專為偵察與搜救而設計,並內建了全球定位與雷射標定等功能。
 
即使日本的自衛隊,選擇三菱(獲賽考斯基原廠授權生產)的UH-60J來作為搜救機時,也加上了前視紅外線(FLIR)與觀測員用的特殊側窗。
 
所以筆者要再問的是,從我國陸軍移撥給空軍,要作為搜救(SAR)用途的直升機,是否有依特定任務而做配備調整?
 
第三,如果照媒體報導,這次墜機的狀況,還要靠軍聞社新聞官用Line來回報,且墜機事件的搜救行動,還要依賴民間協助來進行,那是否代表軍方對這類要員運送任務,缺乏詳盡的規劃準備?而國軍的搜救乃至戰鬥搜救(CSAR),是否在規劃與實行上有所不足?
 
單是美軍的通訊計畫(Comm plan),就要將現有的各式通訊系統,分別列入所謂的PACE,也就是主要(primary),次要(alternate),意外(contingency)與緊急(emergency)的方案。
 
如果我們在要員行動中,除了機上的通訊系統外,就只剩下手機的軟體,那請問這樣是足夠的嗎?
 
反觀美軍投入的CSAR能量,不僅在人員方面訓練出Pararescue Jumper這樣的專業救援人力,且鋪路鷹直升機更配備了高科技的搜救系統(前視紅外線與彩色的氣象雷達),請問軍方的搜救能量,難道不需重新檢視?
 
最後,軍醫局為了潛艦國造計畫,投入了大筆預算進行相關準備;但看這次墜機事件,現場傷者必須苦撐到救援人力抵達,才能獲得援助。
 
請問國軍自從前部長高華柱,將救災列入任務之後,至今已歷數任長官,何時才能夠正視問題並投入足夠資源,將基層的個人急救與互救訓練做好?器材何時能配發完善?
 
從陸軍前司令于豪章將軍因墜機受傷,到類似的特戰601旅官士兵,以及這次參謀總長罹難的不幸事件,政府與人民除了傷痛與紀念外,是否應該從制度與思維上重新出發,不要讓英雄好漢的流血與犧牲白費?
 
原文網址:
 
 
 
 
 
 
工商焦點報導